魚看世界

研所

回 目錄頁

 

力源頭  2009.1.1    2009年祭    *


這年•在台東

 自從在部落火堆跨年後,就很喜歡那樣的感覺。

自從有機會跟著"看"過除喪....

也會很想有再一次的機會,用更適合的態度,去認識和紀錄。

可是機會可遇不可求。

這年,部落的女兒,在台北,有跨年晚會,全台轉播的那種。

我猶疑了:『紀錄她的演出』是妹研所的工作沒錯但...???....

 

總之,這年,我最早只能在元旦早上搭最早班飛機抵達。

 

我無法述說究竟克服了多少心頭掙扎(天曉得我心意轉變了有沒有將近十次)

走完北市府跨年,接著,我要到台東,

到部落記載的器材,和台北,大同小異,

不同的是:天后的場子,要望遠、要制高。

部落的活動….我比較喜歡,低處高拍的感覺,以及,廣角視野。

 

匆匆跳上小黃。打從漲價以來,我第一次搭,還好遇了個好的司機,聊不少。

順利搭上滿滿滿的北高第一早班飛機,在眾遊客嘈雜噌中,

台東的天空,灰灰地印入眼簾。

??這天難得沒看到台東的太陽???

 

也一改過去直衝巴拉冠廣場的習性,這次,我好整以暇、買了早餐,

先到打尖的受東宮,整理一下行囊、充實一下胃腸。

打理好了自己…..部落,我來了

 


傳統早餐會


 

剛到,廣場上進行的,是『早餐會』,很傳統的儀式。

聽到巴代大哥的聲音主持著全場,找到夥伴;

她們說,另一個伙伴小連今•天•長•大•啦!

部落主席收他做『阿力』,

於是小連成為部落有史以來第一個外來的『發力甚』,

和其他部落青少年一起,參加成年禮。

--後來知道,這年的成年禮,有點『結清舊帳』的意思,

把過往幾年因各種因素錯過成年禮的部落小孩通通召來、統一進階,

經過這一年訓練以後,就進到各年齡適合的階層,

不用像過去那樣,要經過三年或五年的琢磨。

--小連賺到囉,喵我們彼此開玩笑道。

話雖如此,不過,我不敢和小連多話,怕打擾他的發力甚規矩

直到晚上的歌舞場….

發力甚似乎沒什麼勞役要做了,才請他幫我『救』,閃光燈 :p

 

↓傳統早餐會。很堅持只有男子可以靠近用餐↓

 

  

↑餐會後『發力甚』們要協助清理場地。勞役的最基階層;疏懶不得↑

↓早餐會進行時,三哥(左)招呼各地來致意的人們(右),上台致詞↓

 

而據一早前去釋迦園觀禮(成年禮)的夥伴轉述,今年進階的人,好多!

長老們也都很健談,跟她們分享很多故事。

真好。

 


插播--這年的成年禮


這年成年禮....沒能到場觀禮,算是我的一個小小遺憾。

感謝同行夥伴"玉里"的拍攝("玉里"是部落大哥給她的綽號,哈)。

拍得很好喔~

 

我沒到現場。試著『看圖說故事』;有錯失,還請指正!

 

↓天還沒亮。已經有萬沙浪整理現場↓

玉里能拍到這張...應該是到得早、儀式還沒開始。

不然..女生..是不准靠近這裡的...

 

↓成年禮會場,一個釋迦園裡側。釋迦園大門鎖起;外人(尤其是女子)勿近↓

 

↓與會的長老們陸續到來↓

 

↓青少年排排隊進場。這年的確好多青少年!↓

 

↓我猜,是著裝完畢的青少年,被要求去..跑步勞務之類的吧↓

 

 

↓此時依舊會有萬沙浪(後二)壓隊,一方面是督促,有時候也是照顧和指導↓

↑我們的夥伴小連。后來聽他說...這天,穿短褲...好冷><!!

據說,當天啊,凡是穿長褲的青少年,都被要求=>現場"換裝"!!

還好小連穿的是短褲 :p

 

↓儀式進行時,就不是我們女子可以接近拍攝的了↓

↑前幾年,小連還是『觀光客』時,曾入內就近幫我做拍攝記錄↑

【請看2007 年祭中關於  成年禮 】

好像是,青年會的會長會問說,你的阿力(可當作教父來解)是誰。

然後問說,你是不是男人。要大聲用母語回答說是。

之後,副會長會以樹枝擊打f青少年的屁股。禮成 :p

 

↓禮成之後,青少年(現在稱做『發力甚』了)會被要求跑步到山上取月桃枝葉↓

↑或是,搬"柴火"?↑

 

↓剛出爐的『發力甚』。行進之間,其昂首闊步:也是會被壓隊的萬沙浪(最後一位)提醒和要求的↓

 

 

↓拉罕在釋迦園四周...祝禱、祭祀、詔告???應該稱做是,"搭拉茂",喵↓

 

↑有時候我自己把這樣稱做是『作法』:p↑

 

↓又聚集了。看來,儀式已經結束,準備離開吧?↓

 

 

 

以下連著好幾張,都是:大隊人馬從釋迦園要開拔到巴拉冠廣場的途中畫面。

我很喜歡這幾張,它們很能表現大哥們的精神抖擻和昂揚。

 

隊伍中,越前面的、輩分越低,越後頭則越長,長老都在最後頭。

肩上扛的木頭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長老幾乎都可以不拿了,發力甚會搬一些粗重但不至於太重,

最重的,通常是由最具實力的中堅份子負擔。

平東大哥肩上那塊樹幹啊~~~喵,很夠份量~~~

 

 

 

 

 

 

 

 

 

 

↑壓軸的長老和拉罕↑

 

 

↓瞧!長長人龍!↓

這一幕總是叫我感動

 

↓搬那麼多木頭...巴拉冠會場要用吧↓

長老們在火堆邊坐下來,萬沙浪們帶隊到巴拉冠裡頭。

鋼鋼大基手上的木頭,就堆在火堆邊囉,喵

 

@@小魚伊黛的疑問 @@

這些木頭...又是在什麼時候,什麼人,事先準備的呢???

 

--插播結束--

 

 


早餐會後的大會舞


 

早餐會完,萬沙浪陸陸續續踏進場中,進行傳統的舞蹈。

我等著希望可以錄到『完整的』一段….從長老唸母語開始

 

 

 

陽剛的傳統舞之後,接著,婦女歌舞團的演出,

有舞蹈老師喔,還有統一的服飾;

舞姿慢、曼妙,柔,簡單的隊形變化,很引人入勝。

這是大巴六九文化之美的其中一面。

簡單、柔中帶有力量。美。

 

接著接著,更年長的媽媽小姐,帶來更古老的吟唱與舞步,

音樂是張媽媽整理、吟唱的,舞步好像也是,

只見各位白髮的婆婆媽媽,指尖、腰間的韻味,仍是那麼有致玲瓏;

我很高興,可以拍下這段紀錄。

 

 

餘興節目開始了,『摔跤』大賽,由小孩開始,今年還有女子組喔,

首度有女生站上摔跤場;文化,就是這樣,不是嗎,一直兼容並蓄與發展。

整個摔跤會很有趣,除了參賽者的真情演出之外,

現場實況轉播的巴代之妙語如珠,

還有擔任裁判的青年會會長平東大哥之幽默機智:常常讓大家笑翻。

太有趣了,這一段。

 

 

『射箭比賽』。

正式比賽之前,今年多了個過去沒看到的,『射猴』的活動,

由發力甚們在長老面前,對著三個木紮的『猴子』,拉弓射箭。

巴代大哥的旁白中說明,有些人以為這是『猴祭』,

其實這是青少年的『模擬打獵』,不是祭典。

射猴子完畢,大隊人馬移架遠處門口邊的射箭場地,準備比賽。

今年,參賽者踴躍喔,尤其是外地來的觀光客,報名的女生比男生要多。

整個射箭場,笑聲連連!

我趁著夥伴們在射箭,拿著相機,到各處逛了逛,

尤其那個『天后出資興建的公共廁所』,還有,污水池、廚房。

看來,這半年,部落人ㄦ又是做了不少事情。

喵。

 

此時已經一點多,看來大會沒有『午餐時間』的宣布,

我們一夥人決定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再來。

吃著聊著,聊到『小米酒』,我們說要早一點到會場去買,

『以前都很早就賣光』我說,只能買到米酒。

我個人是很想仿效當地人,帶著酒瓶、杯子,四處和招呼過我的人ㄦ敬酒。

只是很怕自己被灌掛…..

 

Anyway,三點半四點,我們陸續到會場,也各自買到了『心儀許久』的小米酒,

才坐下沒多久,就聽到三哥宣布,天后張惠妹,抵達現場。

看她幽緩緩地走進來,等候多時的媒體大哥蜂擁而上(這應該有發媒體吧)

連帶著眾多觀眾的照相機也一波波包圍 向張惠妹 小姐。

 

在這裡要插播一個嚴肅的話題。

1998.12.31,阿妹和阿妹妹唱完『演•唱•鬧Party』,連夜包遊覽車,回台東,

當時唱片公司新聞大作,還有日本NHK電視台隨身拍攝記錄,

當晚的大巴六九可以想見有多麼『熱鬧』。

爾後,越來越多的觀光客、閃光燈,純粹追星、獵星、捕捉星星身影….

別說『對原住民文化有興趣』,別提『聽說這ㄦ有跳舞順道來看看』,

他們恐怕連對『星星』的基本認識都沒有,遑論對『文化活動』的尊重。

我當時沒在現場,但,我猜,當時的文化活動,有受到某程度的,干擾。

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連著好幾年的元旦晚上她都避開不回台東

這我不知道,不過我自己是這樣猜度的。

--她回來,會帶給族人,太多麻煩

不過這是過去。

2004的聯合年祭開始,歌手也好、部落人也好,逐漸摸索著一些應對之道,

媒體的報導是好的、可以讓更多人知道部落文化,不過要如何避免干擾。

觀光客的湧入是好的、可以讓更多人認識部落活動,但要如何宣導。

原住民是熱情好客的,而原住民不管多狂歡狂飲,部落有部落的規矩,不會過度,

平地朋友往往誤以為熱情好客所以可以隨意吃喝玩樂,

更以為狂歡狂飲所以可以無所節制:在在都造成部落的困擾。

怎麼樣讓部落的驕傲 張惠妹 小姐可以如願返鄉共度家鄉慶典,

又可以讓她的知名度為部落帶來好的比不好的要多。

大巴六九部落,我令人尊敬的朋友,顯然,努力著、嘗試著,也收穫著。

 

 

所以,當一群XX圍繞跟著她跑當又有照相機閃光燈直接在她眼前搖晃

當又有白目的人衝進隊伍間狂拍猛拍。

敬愛的巴代大哥,用他的麥克風與智慧,明確地下了規範,

三哥、平東大哥和其他萬沙浪,順勢在旁指揮勸阻。

甚至都聽到,部落的朋友很嚴正地告訴拍攝的觀光客,『不要這樣拍』。

我真的要為大巴六九用力鼓掌!

『為所當為』原住民朋友有時候實在太客氣於面對外來的觀光客/歌迷。

她是部落的女兒,部落的驕傲,我們以她為榮,也以保護她為己志。

歡迎你來一起同歡,當她跳舞剛好經過你的面前,也許你可以就近拍攝;

但,請尊重她,請給她一個可以返家過節的空間與氣氛。

那我呢,怎麼辦,

很多時候我是覺得我應該要拍的,我也自覺部落人ㄦ不會不妥。

不過,如果我跑去拍恐怕其他的歌迷/觀光客,會跟進….

 

為此,我錯過了一些鏡頭,比如張媽媽為 小姐戴上項鍊的感動時刻。

不過,這樣的鏡頭留在腦海倒是永久,對不。

 

小姐來到會場,在眾人的瘋狂拍攝之後,她出來說了一點話。

然後現場還是沸沸揚揚,顯然媒體還沒滿足。

現場,就請阿妹來跳個傳統舞;

幾圈之後,阿妹乾脆放開,『當成表演』,

大大方方地領頭跳比較現代的那種『山地舞』,

媒體們很自制地留在巴代大哥臨時規劃的『媒體區』(摔跤場地 :P)

其他凡是有白目照相機其主人一概被萬沙浪勸阻。

--好多了,喵

 

接著,中午欣賞過的『婦女舞蹈團』出來表演,

舞著舞著,場上的媽媽小姐項遠處招手。

我知道她在呼喚 katsu

果真,一抹輕巧的身影飛來,很快融入舞姿怎麼那麼熟練啊,喵

接著巴代大哥也入列一起共舞,

舞罷,只見眾媽媽小姐激動地和她擁抱。

親如家人。恐也好久沒看見吧,喵。

後來,三哥請了妹的工作同事,川哥啦、導演啦、舞蹈老師啦

一起下場跳這舞,眾部落人ㄦ也陸續加入,

霎時,好熱鬧,又精采。

可惜,媒體該都發稿去了,沒看到。

 

舞完,大會那邊陸續進行頒獎,

尤其是『狩獵獎』,獎金是阿妹提供的,自然該阿妹頒獎。

阿妹很忙,邊和族人打招呼,邊招呼自己的工作同事,還要適時出現大會頒獎 J

後來,大會報告說,阿妹希望有小米酒可以讓工作同仁們品嚐家鄉味。

--就這樣,會場中心出現了一大箱子的小米酒

之後,晚餐時間;我們一伙,就又吃飯去了。

 

來去台東麼多年,總是固定去那幾家用餐,老闆看著看著,也熟了,

彼此像朋友。

一些溫馨小事,另闢章節再續,喵。

晚上七時許當我們抵達廣場,哇塞,滿坑滿谷啊,都是人,

原來太平營區200個阿兵哥,前來體會豐年祭啦。

那應該是傳統的大會舞,舞罷、介紹一下大巴六九優秀的人才,

除了阿妹和妹妹的金曲獎、金鐘獎,巴代大哥的金鼎獎,以及星光幚的黃美珍;

美珍到現場了,和大家問候、開口唱個兩句新歌,

又把阿妹找來,兩人一起,向大家問好。

:p

 

然後。

青少年舞蹈團出現。

很現代喔,這一批,音樂很新、舞步很炫,

於是場上出現街舞界常有的『尬舞』『拼場』『互嗆』場面。

這場面可熱的啦,原住民很會跳舞,阿兵哥也臥虎藏龍,觀光散客也不乏能人;

你來我往,好不壯觀!

舞著舞著,忽然間!

一抹輕盈的白色身影飄入我鏡頭!

蓋張惠妹牽著其中一位工作人員(可能是舞蹈老師喔,很會跳 ),下場尬舞是也。

阿妹不僅自己跳得 high,還邀請更多人下場跳、一起尬,

有人受邀出來和她尬一段,她就邀請部落能舞的青少年來共舞,

然後她繼續邀請,還順便帶動氣氛,要現場大家舉高雙手拍手。

很難想像喔,在原住民年祭的歌舞場上,會有如此熱鬧先進的場面,喵。

 

剛烈的尬舞之後,輕柔的婦女舞蹈豋場。

此時,圍觀的人ㄦ逐漸平靜,我端著dv,靜靜坐在場中,紀錄。

--我好喜歡這感覺!

可以安靜地、不受打擾地,欣賞這種美

 

還有,應長老要求,帶動現場這麼多人ㄦ,來一段傳統舞。

此時唱傳統舞歌曲的耆老已經離開,三哥便邀巴代大哥上場領唱,

巴代大哥則邀請六郎大哥負責帶舞。

滿場年輕人包括前來參訪的阿兵哥在悠揚的古謠裡,一起跳著傳統舞。

六郎大哥帶跳的,節奏很快,果真是年輕人的活力!

 

跳了兩圈,大哥們功成身退,廣場上的音樂,則出現熟悉的,『嗚~嗚』。

於是,阿妹出現啦,拿著麥克風,邊唱、邊帶頭跳大會舞

樂師放的應該是阿妹的專輯,所以下一首是=>Don’t Sail away

顯然不怎麼適合跳大會舞。

阿妹在場中央正問著三哥,樂聲又下,『永遠的快樂』是也,

於是,阿妹再度拿著麥克風,邊唱邊帶頭跳 J

 

我忘了是阿兵哥先整隊離開,還是青少年先接續在在場中跳舞?

只記得有那麼一幕,阿兵哥已經在司令台前整隊好,忽然,音樂聲下,

先是『不要亂說』--哇,全場沸騰耶,雖然 小姐並沒有出場唱歌

然後,『單純』,而在『單純』的音樂聲中、全場的溫馨熱鬧裡,

東方的天空,出現了陣陣煙火。

溫馨。

漂亮。

 

廣場的音樂聲一直沒斷,『山地風味的流行歌曲』一首接一首,

場上是青少年帶頭在跳大會舞,人不少喔,五六十個。

只不過這些年輕人的舞步太難,跟得上的委實不多,

漸漸的,跳舞的人ㄦ剩下一二十個,有幾個小女孩看來不過八九歲,跳得極好。

忽然,帶頭跳舞的,變成平東大哥,他的動作,比較『沒那麼難』,

於是我們幾個就下去跳了。

轉了幾圈和天后工作團隊熱high中的阿妹忽然下場,和帶隊的大哥,

一起帶頭跳舞,接著又開始從人龍前方依序敬酒(這次是,小米酒整瓶拿來敬:p)

敬完酒又繼續領頭跳舞,隨著音樂,有時恰恰、有時傳統四步舞,

有時搞怪一點的動作我們跟不來的,她又換成比較簡單又好看的隨手揮舞。

這大會舞從九點多跳到十點多敝人在下我為文的此時大腿還很酸痛

終於告一段落,不過音樂聲仍繼續,此時看到兩三位阿姨,一起,

在場中靜靜地跳著自己的舞蹈。

慢慢的,兩位、三位越來越多的阿姨姐姐下場共舞,來自台北的我們,也下啦,

阿姨謙虛不肯帶頭,後來我們二姐出來帶舞。

二姐不囉唆,搖擺著來到排頭,開始帶動作。

--二姐舞跳得極好。那個舞步簡單、卻變化多端。很細膩的腳法。

我學不起來L

 

又散了,這場舞。

時間約莫十一點,我們正在猜度,今晚會不會舞過凌晨?

才想著,一旁的『天后工作團隊』似乎正和天后告別、打算離開,

阿妹走向場邊,經過我們,也向我們道別。

--她總是愛擔心我們有住的吃的沒有

--報告天后。這些年,恐怕我比你對台東更熟。別操心了,喵

該是離開的時候了,盼了大半年的元旦,至此告一段落。

我知道場子裡火堆邊的聚會應該會繼續,但,請讓人家有私人相聚的空間,

留取記憶的美好,明年再來。

 

明年再來。

再來看看可愛的部落人ㄦ,欣賞/享受/學習其中的美好。

再來會會每年元旦就會在此出現的來自各地的喜歡部落文化的人ㄦ。

有時起,有時落,有時紛紛擾擾,有時鬱鬱蔥蔥。

不管如何,他們,循著祖先的腳步,一直努力,往前走。

 

祝福,可愛的部落。

祝福。

 

謝謝。

 

 

小魚伊黛,記載於 2009.1.2,南台灣老家裡。

~

 

 

回[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