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看世界

研所

回 妹力源頭

 

力源頭  2011.1.1           2011•年祭                            增刪:2011.1.18  *


從摔角說起    天后中的天后

大哥!小米酒不一定要這樣喝~~


這年元旦,青年會安排了很多的活動。

除了既定的成年禮、早餐會,以及必然的歌舞以外,

早上有射箭比賽搭棚子比賽,下午有拔河婦女擣麻糬青少年摔角

 

(以上是張貼在巴拉冠廣場門口的流程表)

(如同往例,實際活動內容/時程,與表列,會有所差異...)


 

 

 


摔角說起


這年的摔角,一樣是現場接受報名,從小小孩一直到青少年。

負責的萬沙浪大哥,將體型相若的(也許年齡不同)兩兩編成一組,捉對廝殺。

這摔角的地點,就在巴拉冠廣場的正中心--營火堆和主席台之間--的土俵上,

已有兩位萬沙浪大哥,拿著木板,整理土俵:

 

 

六郎大哥、平東大哥,已將參賽者整理成兩兩一組,由小到大:

 

 

大夥ㄦ認真地排好隊,聽裁判說明規則:

有沒有注意到,其中幾位,有著很標準的巴拉冠的『休息姿勢』--『雙手環胸』?

這幾位小孩,不錯喔,都有記得 :)

 

 

第一組上場的,小小孩。別看他們個兒小,認真的很呢,打到一比一平手:

就在小小孩開賽的第一場尚未結束,大會報告,

『原住民之光、國際巨星,泰安的女兒--張惠妹小姐蒞臨會場』

霎時間似乎全場騷動!

原本摔角場外有一圈婦女和來賓一起的跳舞的,也受到干擾。

我有在想,要不要去拍下她蒞臨的一幕?

又想,拍攝摔角...我卡位不易...一旦離開恐怕不好再硬插進來...

(我窩在火堆旁、長老身後,蹲跪著)

(這火堆應該只有長老和不知情的觀光客可以坐)

(呆會再硬要進來,恐對維持秩序的萬沙浪,造成困擾)

決定了!繼續拍攝進行中的摔角、可愛的純真的小孩臉龐~~

 

 

從現場的收音可以聽得:

觀眾對於國際巨星的追逐拍攝...

應該有對會場,造成一些困擾吧,

縱使我的鏡頭沒有抓到...

 

摔角,依舊進行著,

平東大哥詼諧逗趣地主持著、裁判著,

土俵旁圍坐著,可能是參賽者的父兄,叮嚀著、鼓勵著,

也有該是參賽者的姊姊媽媽阿姨?不顧大會勸阻,就是拿著相機站在一旁取景。

遠方觀眾席裡,有啦啦隊大聲支援呢!

她們很盡責,不管參賽者是誰,都大聲支援。

參賽者...很努力,很盡力,不管輸贏,裁判都要他們分出勝負後互相抱上一抱.....

 

--對我而言,這一幕,是比國際巨星蒞臨會場,來得珍惜--

 

土俵上的比賽進行著,土俵外頭的跳舞、似乎結束?

全場的注意力,都在這摔角比賽上頭。

終於,半個小時過去,到了『加賽』--裁判保留了兩位實力最強的參賽者,總決賽--

這加賽,也就不客氣地,邀請張惠妹小姐來擔任裁判

 

當大會宣布張惠妹蒞臨會場...

會場上跳舞的阿姨姐姐、摔角比賽工作中的萬沙浪大哥,

或是會場角落正忙著的部落人們,並無瑕前往招呼、拍照,

反倒是許多閒暇人ㄦ往她那邊集中,閃光燈此起彼落。

乾脆把她安在全場最焦點』我想不啻是個好辦法。

既然此時節目的全場焦點應該是摔角

既然許多觀眾的焦點是她

那,把她請來摔角現場...不正也是挺好?

 

 

這是我最早想和大家分享的一段影片,關於阿妹擔任裁判的這段摔角

這段是很該放上來的,『總決賽』,青少年選手中最強的兩個,光榮啊!

阿妹擔任裁判』,多麼難得又吸引人的時刻!

而, 一旁原來的裁判--青年會長平東大哥--,對於部落事務的嫻熟、處理的圓融,

不知道從中您有看到否。

幕後廣播著的是巴代大哥,『這兩強決賽的勝者,將由阿亞萬李阿財先生頒獎』,

...阿亞萬是...部落推舉的領導者,俗稱的酋長、頭目...

這兩強決賽的獲勝者由阿亞萬頒獎,理所當然又萬分榮耀。

--自然,大部分讀者注意到的,可能是擔任裁判的阿妹之真情流露,又叫又跳又躲的--

這不正是『她』目前在部落文化的最大貢獻嗎,

『吸引眾人眼光過來』,大家才有機會看見,部落之美。

我一直這麼想的。

不知道,對否。

關於摔角...也許會有讀者朋友,驀地稍來幾句冷語?

從小就鼓勵打架嗎。有文化意涵嗎。

不就印證一般人以為的卑南的成年未婚男子整天呆在巴拉冠訓練整備的『好鬥』印象嗎。

更甚者,這摔角文化...是日本文化來著吧?

在日本統治之前...部落傳統裡,有『摔角』習俗嗎?

 

這也是我會想『從摔角說起』的原因之一。

文化是變遷的』,現在的部落人ㄦ,在"復振"傳統文化的同時,也正寫著新的傳統。

我曾追問過這12/25大獵祭、1/1成年禮既年祭:日期是怎麼訂定?

好像也是日本統治以後才這樣定,之前...???部落好像沒有"曆法",對不。

現在傳唱的許多『傳統歌謠』,往前追,也泰半只能追朔到日據時代。

畢竟許多文字的、影像的保存,是日據時代才開始比較完整

日本對於原住民部落的教育、治理,也較之清朝時期要積極。

日據時代的五十年,不可否認,已融成現今部落文化的重要成分。

 

 

那麼,『當代潮流』呢,當代潮流對部落文化,又有什麼影響?

或許對『我』來講,我以為的部落歌舞,是唱著跳著四五O年代的流行歌曲,

Am一路到底的、那卡西或是電子鍵盤的伴奏,連續一個多小時的不間歇。

但是...這樣的歌舞形式..應該也不是『原始傳統』吧,

想必是某一年某些青年,把當時的流行音樂、當時能擁有的某些樂器,加進來

您說是吧。

因此,當這年,阿妹把元旦凌晨唱於台北市的跨年音樂,用iPhone連接到音響;

不也是正在形成新的傳統嗎!

誠然,全場的萬沙浪、阿姨小姐暨來自各地的賓客,一起跳著攏細你啊、三天三夜...

我是靜靜退到一旁回復我『拍攝巨星』的習慣性動作沒錯,

--對『我』而言,大老遠來到部落,當然不是想在這裡唱跳或說拍攝她的唱跳三天三夜--

對『部落』而言...

只要組成部落的人們...此時不免又要定義何謂部落...玩得盡興跳得快樂...

這年祭晚上的歌舞場,原本就是給辛苦的大家歡樂的,不是嗎

看場上萬沙浪樂得!青少年小朋友樂得!賓客樂得!

台東終於也和台北的流行同步

若說這是組成部落的人們所樂的

那麼,我會靜靜在旁邊看,為大家的快樂而快樂。

只要部落不嫌棄我的不下場共舞 :P

我想,我還是會靜靜地坐在旁邊,紀錄、欣賞。

『變調的歌舞會場』或許有些朋友會這麼認為

變遷中的歌舞會場』:我是這麼想。

 

至於...『摔角』是否鼓勵打架,巴拉冠的訓練是否造就了卑南男子的好武好鬥?

我只能說...

--我沒感受到好武好鬥。我看到了紀律,不畏懼,默契以及圓融與含蓄--

呆久一點;看多一點;想廣一點。

我相信,『部落之美』會更能被體會與欣賞。

 

所以,只要部落不麻煩...我是很想每年都來賴著不走的 :mrgreen:

在ㄚ妹帶來流行的歌舞之前,部落有不少歌舞表演,還有張媽媽的古謠吟唱,

和一整天與傳統文化有關的餘興活動。

收穫很多;我。

--謝謝大巴六九!

 

~2011.1.16。待續~

 

回[TOP]

 


 

 

 

 


天后中的天后:P

 

和她的天后女兒一樣,只是一切都再加上個『More』:"更"!

這位天后中的天后:內涵更豐富、更多層次;更謎樣的難懂。

這麼多年的經驗裡頭,我深深感受到:

部落人ㄦ對她的敬重與愛護,絕非僅僅因為她是張惠妹的媽媽』。

在部落,我之所以會拍她,也絕非因為她是張惠妹的媽媽。

老人家是有個性的。

常常,鏡頭中的她,會很自然地轉身、低頭,就是剛剛好不會在鏡頭中露臉

--這一點她比她的天后女兒要厲害又絕決--

但也曾經拍著拍著、老人家揹著道具水簍走著舞著,來到前頭時忽然 =>對鏡頭潑水:shock:

我嚇了一跳,還看到老人家臉上似乎掛著調皮的笑容?

--這一點...兩代天后真的很像...--

面對這位可敬可愛的長者,我絕對是不敢造次的,

除非有『非常必要』不然我是--避開。絕對自動避開;""。

 

這晚,八點多,當青少年連著兩段歌舞結束,表演的、頒獎的、照相的...人馬雜沓;

驀然間,蹲著取景的我發現:我後頭就是張媽媽,

而緊接著聽到頒完獎"路過"的阿妹驚呼,『媽~~你怎麼在這裡~~~

感覺上做女兒的好像趨前、捧著媽媽的臉,心疼地問候著。

這一幕自然是感人的,但我是絕對不會拍的;就僅僅搬起腳架、換個地點駐守。

...好像是媽媽婆婆們有準備一段歌舞,要表演,但似乎有一點問題給卡住...

是做女兒的幾番『惜惜』讓老人家振奮了,抑或問題剛好解決完畢?

總之,看到張家的一個姪女、陪同兩位老人家, 一起站到場上,

兩位老人家拿著麥克風,同時,一列婦女站出,和老人家面對面,準備跳舞。

 

原來,張媽要清唱

 

雖然,拿著麥克風的是兩位老人家,但那高亢歌聲一出就知道,是張媽手筆,

那麼高!又有力!

而,婦女的舞蹈...是二姐編的嗎,簡潔、單純,卻柔美又有童趣

我拍著拍著,靜靜移動角度、想拍攝跳舞的姊姊們,

也就瞄到萬沙浪拉著阿妹的手,翩然入列、在隊伍的最後,一起跳。

後來問了一起跳舞的姊姊們,說,平時她們就和媽媽婆婆一起練的,

可這最後入列的萬沙浪和阿妹,可就是現場看著跟著跳了,

好像阿妹跳得挺high的,不少高聲呼喊都是出自她?

而這位入列一起跳的萬沙浪...

我更敬佩了,一枚壯碩的部落男子要如何詮釋輕柔的女子舞蹈

且看他半故意的逗趣、諧趣,合節拍卻又"搞笑"的肢體。

--老人家最歡喜的,莫過是大家一起這麼唱和跳吧,我在想--

 

第一個段落唱畢,有點日本歌謠風味。

我很訝異的是:這位帶頭舞蹈的女子!和張媽的默契簡直是....

張媽唱罷、開始第二段歌謠的時間點,她不僅抓得剛剛好,連節奏都變得一樣快。

這是怎樣的母女連心!又是怎樣的情意傳承

不免俗地,我拉近鏡頭,拍了阿妹的一小段特寫,

然後也很一致地,拍攝所有舞蹈中的姊姊阿姨的特寫,她們的表情。

專注、投入,邊舞邊唱、笑容可掬

好美、好美!

 

第三個段落,耳熟的阿密特專輯裡頭有。

變換隊形了;簡單,卻也富變化,然後就在我的驚呼中,結束、離場。

聽說下午兩點的時候婆婆媽媽們有出來表演?

不知道是不是同樣一段。

我只能扼腕,中午時分我正在台東市區睡得生不如死呃我是說死豬一條啦我。

我想,總有那麼一天,我會拋下台北熱鬧的跨年,到台東,專心、欣賞。

:evil:

絕對天后--張媽媽,張王玉妹女士--的吟唱 

& 部落婦女舞蹈

 

後來...部落大會頒獎給張媽...我上頭這張,就是大會會計頒獎給張媽時所攝的了。

在此,謹以崇敬的心情,把這晚的這段六分鐘,放上來。

天后中的天后。

以及,吟唱與舞動中,眼神流盼、舉手投足之間,那份深摯動人的『情』。

願您體會。

 

 

喵~~~

 

~2011.1.18。待續~

 

回[TOP]

 


 

 

 

 

 

回[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