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看世界

妹研所

回 目錄頁

力源頭     2001.8.8  *    我在高崗的日子     原稿:2002.3.31     增修:2010.7.27


(前言)

你喜歡自己寧靜的家變成人聲雜遝的觀光景點嗎?

你希望家裡附近有名人住所可以讓鄉里聚集人氣招徠生意嗎?

這是一種矛盾。

很高興我不是當地人。所以我不用煩惱。

也就以『高崗』代替A-Mei的故鄉地名。

請欣賞:我在高崗的日子~~~

[以上是2002前後小魚的想法。現在,2010,小魚/伊黛說...部落自有其應對方式。喵:) ] 


 

兩天前取來的榕樹葉紮成的迎賓門

最早的飛機,於早上八點,我到了高崗村下。

傳來召集族人的敲擊聲—

那是在巴拉冠外垂吊著的一個瓦斯罐,

用鐵鎚相擊。

我信步沿著不算平緩的坡路走上去。

有點累,有點喘,來到村落中心—巴拉冠所在地。

去年看它還只是地基的幾根裸露鋼筋,

現在已是兩層樓的白色建築了。

[這棟建築,現在是泰安村的多功能聚會所。巴拉冠請移駕到鄉有運動場那邊,喵]

 


 

巴拉冠落成的剪綵儀式還在準備著,

只見大家忙進忙出,

鄉公所的人也來了,
原來這個落成典禮是很正式的地方大事,

鄉長會來,

恐怕縣長也會派代表前來呢。

 

頭目(右站立者)正和族人佈置弓箭。

他們說,這弓箭是戰國時代的,亦即流傳久遠。

["頭目"應正名為"拉汗"才對,是部落世襲的祭師]

 

 


 

經過冗長的致詞,終於要剪綵了。

奔走七十年,大巴六九的巴拉冠,終於落成;

與會長老,想必感觸萬千罷。

 


 

長官剪綵、互相寒喧客套,

族裡的長老在後頭吟唱。

總覺得這是長老的堅持。

用母語吟唱~~

 

 


 

典禮上致詞的長官一個接一個,

同樣的故事敘述了一次又一次。

太陽那麼大,

負責接待剪綵的黑衣姑娘不敢鬆懈,

小朋友可不耐煩地玩了起來。

 

 


一直看到巴拉冠後方有許多婦女在忙,

原來是典禮完成後要招待來賓吃傳統食物。

阿拜。飯團。滷肥豬肉。炒野菜。

貢丸。下水湯。肉串。

還有還有,冰涼好喝的糯米酒  

 


用完傳統午餐,稍事休息,下午起便是族人的收穫節了。


 

就是這些人,支起了整個族的事務,

帶著未的青年、少女、小朋友,繼續祖先的腳步。

看他們如此快樂認真地跳舞:我好感動。

 


 

除了大會舞,有時族人會特別編排一些舞蹈,穿上別緻的服裝表演:

跳得真好!服裝搭配鮮豔突出,音樂從未所聞;

我很好奇:這群人是如何設計完成這樣美麗的工作的?

 


 

這樣的表演,好像都是依年齡來分,

例如『年長的媽媽小姐』跳的是傳統的迎賓舞,

『年輕的媽媽小姐』跳的是自編的『海洋之歌』,

『年輕小姐』跳的是夏威夷草群舞。

~~你分得出來上述三種『小姐』的不同吧?

夏威夷草裙舞

海洋之歌

 


 

為了這次落成典禮,族裡也集合了所有的少年少女,

編一支有隊形變化、有角色的舞來歌詠祝福,包括:

祈雨少女、狩獵勇士以及純真孩童等。

狩獵勇士

純真孩童

祈雨少女

 


 

們的舞是這麼跳的。樂師會放音樂,有時只是節奏,有時是三四十年前的伴唱帶歌曲; 會有幾個人手牽手到場上,跟著第一個人的舞步,整齊地跳著繞著,隨即場上各角落陸續有人放下手邊工作,到隊伍中間插入溶入,隊伍因此越來越長。帶頭者的舞步隨興、簡單,大家隨著節奏整齊起舞,十分壯觀好看。隨著人數的多寡,有時是一圈、有時兩圈,有時小孩兒還會自成一圈自有小孩兒帶領舞步。有時會有人拿起麥克風唱歌,年輕人唱流行歌曲(三四十年前的流行)年長者唱母語。這舞會讓人一跳不可收拾呢!有機會你一定要試試。  

 


 

舞一定要跳,酒不能不喝。

鄉公所年輕的民政課長已經被拉著喝了一圈,臉都紅了還搖搖欲墜!

在此時此地,喝酒是必然的尋常的舉動,相互敬酒、聊天,情誼就此蔓延。

只是對外地人而言,這酒委實是多了點。族人也知道,通常並不會強灌,

但若發現你頗豪氣能喝,也就不免越敬越大杯,但還是有分寸的。

 

辭酒,就要有技巧了,建議:極限時,狠狠喝下那杯後,趕緊找藉口閃人,

但千萬不要不告而別,那是很沒禮貌的。

我就作了這麼件糗事。

人家敬的酒我喝到一半,看她剛好有人找她講話,趁機酒往桌上一放、走人。

姊姊可氣的呢!她沒有明講、也仍然默默照顧著我們,

但是可以感受到她的生份和尷尬。真難過~~

 


在這裡,小孩純真健康可愛的模樣,最是吸引人。大一點的小小孩會『照顧』小一點的小小孩,或者幫他梳理衣物,或者抱抱他,或者管管他,牽著他一起跳舞。也會有爭執吵鬧,但通常都會安然落幕,也就是:小的聽大的

 

 

圖中那位白底橫條紋的女孩,吸引了我的注意。孩童中,就她沒有穿表演服裝,卻又熟絡地穿梭,彷彿自家般地自在自然。

 


 

 隔天,熱心族人引我們到水源頭去戲水。原本我們要到更上面的,但引來戲水族人的擔心,一直跟著我們,也不出言阻止,但就擔心地站在旁邊,有時指指『水源重地禁止戲水』告示牌。不知是因為那邊水深危險,亦或他們很尊重那是水源地,總之我們也就下來到族人戲水處一起嬉鬧。

 看樣子是一大家子人吧,有爸爸媽媽叔叔伯伯還有一群孩子,他們在橋下烤肉,在潭裡戲水.

  水是清的,冰涼,乾淨,不時有蝌蚪悠遊。溪旁蝴蝶飛舞,不多隻,卻至少有十來種。豆娘點水,蟬聲連連;山邊一角,卻似天堂人間。

 


 

 當晚,我必須離去時,心裡是不捨的。巴拉冠那裡炊煙裊裊,大夥兒正準備烤肉,更多的族人穿著傳統服飾到來,邊吃邊聊,等著節目開始。我們坐在旁邊,昨天教我跳舞的大哥邊忙生火邊招呼我們下場跳舞,早上帶我們去溪邊的大哥過來聊幾句,遠處年輕人邀我們過去喝飲料吃東西聊天。小孩子滿場奔跑,樂師那兒樂聲已然響起,張媽媽把盛裝的少女們叫齊,要她們開始跳舞,女孩子們跳著玩著,男孩子們也過來,想一起跳卻又害羞扭捏……..

 

 最晚斑的飛機,我又回到台北。截然不同的生活型態。我深思,我沉澱:自己到底要怎麼過呢。心底開啟一扇視窗。那兒,族人純樸的臉龐,一張張,繼續生活

----

 

  回[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