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看世界

妹研所

回 目錄頁

力源頭     2011.7.14-15   2012 大巴六九部落『收穫節』(挨餓祭)    更新:2012/07/20      


前言  後語

 

小目錄

(臉書相簿)(文圖兼具)


之ㄧ•打掃整理篇  請進

 

之二•布置準備篇  請進

 

之三•分送diniH篇  請進

 

之四•野外教學篇   請進

 

之五•廣場白天篇  請進

 

之六•活動完結篇  請進

 


 

 

 

 

 

前言


這年的收穫節和2009那年一樣,甚至更難忘。

2009那年,家父確診鼻咽癌;

2012這年...家父基底動脈阻塞性腦幹中風...躺在醫院,以藥物和器械維持呼吸和心跳。

雖然突然,但確知父親對這些病痛折磨已沒有意識、純只剩下生理徵象:倒也有一絲安慰,

畢竟這是眾多老人(包括父親之前常提起)最希望的結束方法。

只是...沒想到手足間的生疏會到這個地步.....

『父親隨時會走』之震驚與悲痛,竟比不上『手足的羞辱與詆毀』,之難以置信和難過。

我魚某人江湖走跳數十年,若有出乎別人所料的言行...

懂我的朋友、會意會到我多顧慮了哪些層面、多考慮了哪些角度,

不了解我的朋友、會猜也許有哪些點是他們所不知道的所以我做如是作為;

惟獨我的手足!想都不想就直接將我往死堨插A先斥責訓誡再說,且從不道歉。

以宗教而言,縱使他們所作所為是神比較喜悅的;也該是『神』而不是『人』來審判我,

而走進凡世--人只要是想看的、都看得到我的好,我沒必要為了他們的看不見去受這些羞辱。

更重要的是:父親和我之間對於音樂文化大自然,山林部落與阿妹江蕙...等的共同喜好與默契....

在他們眼中心中口中,是那麼鄙視和不屑。

 

我沒辦法原諒。

因為這不僅是羞辱到我、羞辱到我所喜愛所追尋的,更是羞辱到我與父親的共同記憶。

 

帶著這樣的心情...我幾經考量,還是預訂了台東的來回火車票....

...能呆多久就呆多久,只要家母撥手機過來,我立即趕回台南....

要感謝父親強壯的心臟,一直到為文的這天,這顆心臟依然蹦蹦跳於成大加護病房,

沒讓我中斷每年暑假的部落行。

 

我知道這是父親所希望的。

我也知道他會希望我們姐妹和好但是。

發球權不在我手上。

抱歉父親!但您依然可以安心離開,姊妺嘛,總有一天會和好的,您別擔心。

 

台東!我來了!

 

...往部落的路上、左側這峰峰相連的山巒...

在此時,我有落下在台東唯一一次的女兒淚。

這麼美麗而祥和!

我知道我從此是真的,孤單一人了。

 

 

喵~~

 

回[TOP]

 


 

後語


你喜歡自己寧靜的家變成人聲雜遝的觀光景點嗎?

你希望家裡附近有名人住所可以讓鄉里聚集人氣招徠生意嗎?

這是一種矛盾。

很高興我不是當地人。所以我不用煩惱。

-2001•我在高岡的日子

 

大巴六九的路...真的不是我可以置喙的。

『文化』是生活方式的累積,是價值觀的選擇,

世界在變、大巴六九不可能不變,

只是...哪些是在變遷當中所依然要堅持的?

 

十幾年來,暑假的收穫節,一直都是只有村中的老人和小孩參與,

旅外的、甚至在地有工作的,都少有請假。

這些現象...我是都還能接受,

我只覺得...『暑假』這個時機...

如果能趁機作點學生/青少年的文化學習工程...

應該是比元旦前後,時間上來得充裕。

部落人放掉了這個時間點:我覺得有點可惜。

除此之外,大巴六九的收穫節,人不多、人很少...

我都覺得還好,甚至是『蠻好』,

因為人少,

所以那種最原始吸引我的氣息--溫馨、寧靜,人與大自然的連結--

很單純、清楚,在小小的部落火堆夜晚。

 

 

只是我知道,部落變動...越來越大...

耆老一直凋零。

青壯一直出外。

小孩...少年...青年...

他們崇拜的、嚮往的;熟悉的、喜愛的,

不是張惠妹返鄉參與的文化活動,

而是張惠妹帶來的都市時尚流行風潮。

我懷念2005張惠妹在元旦夜晚唱著懷念年祭然後族人一起圍著圈靜靜跳著舞的景象。

我懷念2007張惠妹返鄉參加元旦射箭、頒獎獵人...和族人親切笑談的景象。

隨著她越來越火紅...雖然在我心裡,她一直總是那麼紅...

元旦夜晚來到的觀光客越來越多,

『看阿妹』變成是元旦夜晚的主角,

不僅外賓如此,連萬沙浪、青少年...

『這晚阿妹會來』『我有和阿妹一起跳舞』『我就站在阿妹旁邊』

都變成大巴六九元旦活動的主要項目

 

從某個角度來看,大巴六九的元旦夜晚,可以說是已經變質,

只是我從更寬廣的文化定義來看,

『大巴六九的元旦夜晚...正在變化中』

作一個每半年到部落一次的參與者、紀錄者...

對於這變遷,我沒什麼立場可以說。

但作一個認識十多年的妹迷/朋友....如果阿妹有看到這裡....

請你不要再帶那批工作人員到部落參加元旦夜晚。

他們根本沒在體會/了解/傾聽/觀看部落風情。

他們只是來...狂歡...如同他們在台北任何一家pub一樣。

因為他們是台北人,是半公眾人物,還是阿妹的朋友;

他們受到的關注和禮遇,遠遠超過他們所應當擁有的。

年輕人羨慕。

小朋友會學。

老人家...要嘛提早離席要嘛默默搖頭....

 

我所認識的張惠妹,絕不會希望她的回鄉是帶來這種效果。

 真的懇請妳,幫工作人員找個場子,讓他們盡情狂歡;

讓部落夜晚回歸部落夜晚。

謝謝妳。

 

至於,沒了那一群把部落當pub的台北工作人員以後...

部落人ㄦ,會把部落夜晚,當成什麼?

灌酒哈拉?樂團互尬?

 

粉絲搖擺?巨星演唱?

 

 

不管部落人ㄦ後來是何走向,

我,只是紀錄者。

也不管後來變成何樣...

我心中永遠記得,大巴六九帶給我的--

熱鬧歡樂之餘的溫馨與寧靜。

 

 

完。

 

回[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