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a show--記‧軒尼詩炫音之樂(阿密特部份)

喜歡張惠妹,欣賞她的人、她的歌....都能在此發表意見、抒發感覺、投擲訊息。歡迎你,妹友~~

It's a show--記‧軒尼詩炫音之樂(阿密特部份)

文章Fish » 2009-06-27, 07:36

好久沒排這種隊了。
18:50 到達世貿二館,居然人龍已經繞一整圈!
近20:00 才進到會場。
據我前後十人所言,『這是免費的』,他們的邀請函來得莫名奇妙(也不清楚今天到底會有啥演出),
我倒是花了兩千元去獲得,還得想辦法去解決房中這一瓶酒。
『剝削』!我只能這樣苦笑。
哈、哈、哈。

出來了,很炫的開場。
她運用衣服的特性、 燈光,打開雙臂、聳肩等簡單動作,塑造出神秘迷幻的感覺,
舞台正中央還擺著一隻麋鹿!
很有部落(泛指部落,非阿密特的部落)圖騰祭典時後的些許感受。
用這唱『阿密特』..... 我們俗稱的古謠...是相當有味道的。
專輯中古謠的編曲非常現代。
也就交織出,『Show』, It's a show 。

燈光再暗、二話不說,『每個人心中都有另外一個自己。我心裡住著,阿密特』
--『分生』。
小白麥克風帶著Stand佇立著。
打開雙臂、讓衣服的羽毛垂下,彷彿張開翅膀般,白色的垂髮又像極了鳥喙,
又是燈光效果。連後頭的大螢幕畫面,都有設計配合。
It's a show again。
只不過....『那管喉嚨』,倏地拉出高音...還是驚人。

看來,她今晚是想玩這個效果。
而且...似乎想『整場演出都不搭理觀眾』?
分生唱畢,一樣是全場暗,節奏聲起,『你們的手在哪裡?』然後儘自唱出『黑吃黑』。
小白帶著尾巴,被握在阿密特手裡,前半段歌者是佇立不移動的,只是肢體動作比之前大更多,
後半段...她往前走了,走向延伸舞台,幾位吉他手也一起,
燈光變換中,她在中、吉他手站她在身旁彈奏:還是 Show ,喵。
強調一點:『剝削』很能帶動全場。

連三首,終於休息、喝水,和大家講講話,
這個裝扮、這個妝....很難和觀眾好好講話....此時,應該是阿妹吧,不是阿密特....

『作愛後動物感傷』,她(阿妹)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這樣講。
身體一起搖擺;舞台上,小白回到Stand上,『鳥人』輕輕吟唱著,背後的大螢幕...鹿群變換著。
...一開口,就是阿密特了,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我一直說,這是一場Show,並沒有褒或貶的意思。
Star Tour 也是一場秀,只是,那場秀裡的歌曲,大家很有共鳴,歌者也很溫暖、親切、誠摯自然地,和大家互動。
這場....歌者要突顯她的"另一面"....歌曲,又有點難在現場產生共鳴......
"作愛後的動物感傷"。再有共鳴。好像也不太適合,在這現場,吧?


阿妹又出來了--講話的時候,好像都會變回阿妹--介紹鋼琴手宇豪。
宇豪說說話以後....

『掉了』。
鳥人頭、蝙蝠俠助手般的煙燻過眼帶、羽翅、誇張的高墊肩,
一手拄著Mic Stand、一手握著長尾巴的小白,
不刻意去突顯"那一面",很快進入歌的意境,唱得...和阿妹一樣,觸‧動‧人‧心。
曲罷,才說,在忍一個情緒因為這個早上聽到一個不好的消息,現在又唱這歌,心情也就更需要『忍住』。

是因為這樣,所以加唱 X Japan 的這首嗎?
鳥人頭唱得很有感情,中間那個忽然高上去.....然後,哪個男聲在口白?
鳥人頭肅立、頭低。
感覺上,是在,紀念,用這首歌,致敬、致意。
後來,那個高上去後的半音....唱得好準!
間奏,鳥人頭依然是肅立。
我想,這應該真的是,給他的歌吧,那一位清晨遽逝的巨星。
(雖然...歌單應該早就確定...不然宇豪要如何配合.....)

--鳥人頭整晚到現在已經嘶吼了半小時。該潤潤喉了--

嚴肅的歌曲,又不希望現場的大家不快樂:『靈魂的重量』。
其實,又何妨,生與死,不過也就是這樣?
常常,現場演出是會多過CD版本的,惟這歌似乎沒有。
CD的編曲後段.....真的讓我嚇一大跳;敢做到這樣,不容易。

我在想,張惠妹至此會不會有點"後悔",
沒事搞個阿密特唱這些平常很難開口談論、更別說要大聲HIGH唱的議題歌曲...幹嘛?!
把自己為難在舞台上。
哈。


換個心情。有微微拭淚?
暗暗燈光中說,『好膽你就來』。
前奏響起,幾位吉他手已經在跳了,
這歌....果如我所想像的,現場演唱起來,會更彰顯其味道。
當初,唱片公司釋出這首做為第二波電台首播,我看到妹版上一片叫好到不行,
我聽後第一個反應是:你們沒聽過張惠妹唱的不想伊嗎。
後來我知道....我必須等這歌的現場版才能做比較。喵。

大叫了,高聲長叫了,這在張惠妹的意思是表示她唱得很酣很HIGH很的意思,
在阿密特,應該也是吧?

介紹樂手,都是年輕新面孔,很認真,譜已經背在心裡、不需要譜架。喵。

『開門見山』。
此時舞台背景不知什麼時候多了個 A 字型的大架子?好像很多鐵片木片不規則地釘著,很"前衛"。
果真,間奏時舞台燈暗、只見一個A字螢光大刺蝟 :P
這首是火力全開的大搖滾,眾樂手暨歌手又一起走到延伸舞台"囂張",
然後......

主持人出來,介紹DJ、蕭敬騰,說很多話,再介紹已換裝的阿密特。
--卸掉鳥人裝了--
台上眾人一起舉杯敬大家,也一起合唱軒尼詩之歌『Let it be』,
然後....

換裝後的阿密特唱完最後兩首,『彩虹』和『OK』。
(原來之前那套衣服....阿妹說很重、很殺,不適合唱最後這兩首)

阿妹說得好,『彩虹』像是世界和平、大和解那種感覺。
我真的要說,去強調這歌是同志議題,真的不智,徒然讓這歌曲變窄。
『同志是人』,就這麼簡單,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尊重與接納,就這樣而已,
與其說是同志歌曲,不如說是世界歌曲。
而,同志觀眾這樣地受到鼓舞....當觀眾群中的某一小群特別受到鼓舞而跳躍而興奮狂叫....
那表示著其他觀眾感覺不會很舒服。
這狀況,張惠妹應該是知道啦,也通常都得,平衡、拿捏,刻意不要去觸動。
但既然現在是阿密特在舞台上....就隨便她啦。

提到『同志』。我只想說:一定要這麼彰顯嗎?
和其他人一樣,有同志傾向的人們,也有各樣的個性,
但當媒體或輿論或歌手表現出對同志的鼓勵或接納,
此時,會跳出來大聲回應的同志,是比較"活潑""顯眼""敢做自己""敢與眾不同"的那些,
他們儼然就成了"同志"代表,成了大眾所認知的"同志"形象。
這樣,對"同志",好嗎?
有一場STAR TOUR,我就"誤闖"同志大本營,座位周圍幾乎都是。
我會很難過當然不是因為他們是同志,而是,他們身上誇張貼身的裝扮還有完全不理會其他人感受的狂唱和狂舞。
我尊重同志。
可不可以請同志也尊重我?
與其說要辦個同志趴。
不如說,辦個狂歡趴,想靜靜聽歌默默感動的不要來。這樣就好。
重點不在於『身分』 或『性向』。
在,『個性』


最後一首,『OK』,有夠盡興也有夠吵的歌。
阿‧密‧特‧破‧嗓‧啦。
吐吐舌頭。她真的唱岔啦。
(PS.中間兩句一點岔。一個音沒到位。後來她會注意,就沒怎麼嚴重啦,一切正常)
回頭張惠妹應該得和阿密特好好商量,這阿密特的唱腔與唱法....好像比較傷喉嚨吼。
這管喉嚨是兩人共用耶。
阿密特要這樣搞。
張惠妹會很傷喔。


應該沒有安可吧?
主持人出來,DJ 收場,觀眾紛紛離開,me too。
我是有點想待到最後啦,有始有終咩,但實在是有夠累慘慘,只好作罷。
誰叫我要拍呢?
又為何沒有人出來阻止呢?
網站上不是說『禁止攝影』嗎,之前還聽說『一般的相機可以』,
說實話我有點在等待有人出來叫我不要拍。
我,真的希望,有那麼一天,台灣的演出場合會有如同日本那樣的,『暫時沒收機器』,
真的真的很希望。

就這樣。
從2007 的河岸留言、2009 的春天吶喊,我終於正式看到真正的阿密特演出。
這就是阿密特。
你,感受到了嗎?


完。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妹友互動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