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王宏恩這張『戰舞』(小補充)

音樂‧妹力‧生命‧感動...

說說王宏恩這張『戰舞』(小補充)

文章Fish » 2006-08-27, 12:05

人家認真用心做了年餘的心血結晶,而我只不過聽了三四五六回;
這樣的心得感想,只能看看、聽聽,做個參考,別當真。

我很喜歡他的上一張,『走風的人』,
在那裡他找到了『原住民創作歌手』在傳統和流行中的定位。
也因此,這一張『戰舞』,很自然地也就到處流露原住民元素,
沒有刻意彰顯或隱藏或使用,就只是『自然流露』。
相較於前張專輯的處處驚喜,這戰舞的十首歌(十首外加序曲),彼此間的差異沒有那麼明顯,
說是風格比較統一?
倒也各有訴求。

我個人到目前為止最喜歡的歌,是序曲+ 戰舞,尤其那戰舞,氣勢磅礡,
裡頭很多的吶喊、呼叫,是台啤球員嗎?
Anyway,我覺得是『誰』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人夠多、夠放,有那個感覺。
然後 阿洛‧卡力亭‧巴奇辣的那一句女生吟唱,好!畫龍點睛之感。
--阿洛,原民台的主持人,阿美族,在胡德夫等推出的『美麗心民謠』中她演繹了一曲"馬蘭姑娘",
那個味道,喵!
在妹研所的原民集放了一小段現場演唱--
簡言之,我個人認為,這首『戰舞』,概念意念元素,整齊且完備,不愧為首選主打。

然後還有那個 Na Lu Uan。
這裡面編入了阿美族常唱的歌謠,很適合大家一起同聲歌唱,
王宏恩用在這首歌邀朋友一起出來散散心的,感覺很"麻吉",
像哥兒們彼此打氣打屁招呼的親切快活。
附註一點:那個和聲名單裡,出現了幾位在美麗心民謠的朋友,如家家、淑敏。
看來原住民朋友真的是有志一同互相提攜喔。

--其他的歌,如第三首第四首提到的信仰、徘徊,膚色與太陽,
第七首的紅葉少棒,還有第九首,明確表達出在東海岸騎車的痛快舒服不羈;
我想,王宏恩是很擅長『敘事』的,尤其對於生活、對部落、對文化。
對感情,可能就比較含蓄內斂,沒辦法那麼直接--(2006.8.29 補充)


情歌裡,Sky。
這詞是簡妙穎寫的,反倒咀嚼出王宏恩希望在前一首與姚若龍老師合作之『吻過幸福』所希望呈現的、
『最令人深刻的離別畫面,不是淚流滿面,而是給予祝福』的那種情境。
"不說 轉身走過 有你的笑容 整個天空"
也許是詞與曲的搭配 在這句話 反而容易讓人勾勒畫面?
在我聽過的三四五六次裡,王力宏跨刀彈琴的那首『吻過幸福』,反而一直沒有深刻印象。

最後,該說說張惠妹友情獻聲的『巴冷公主』了,
在歷經著作權風波之後,清唱的『鬼湖之戀』不見了,專輯裡呈現的是完整的王宏恩的的作品。
有趣的是,這首歌的名單當中,找不到『張惠妹』三個字,明明是對唱佔了二分之一強,卻連和聲名單都沒排上。
我想,該是有意的吧,張小姐該是友情演出,連名字都不留、版稅也不要吧。
這首歌.....『張的聲音明顯地為王的旋律加分』,我這麼覺得。
它的旋律、歌詞,並不特別吸引,但 Mei 的聲音,那個彈性和溫暖,很憾人,非常非常打動。
我在想,『張惠妹』這三個字往往會淹蓋掉許多事情,我們往往被那個名號所惑,忽略了歌手本質。
不需別的技巧、編曲、包裝、裝扮,也不需舞台互動或肢體魅力或性感挑逗;
『張惠妹的歌聲』,光是那個歌聲本身,就已經是個奇蹟。

它會豐富了簡單的旋律或音調,讓人產生感情。
過去『狠角色』就曾給我這樣的驚嘆,很簡單喔、這旋律,不難嘛、這音階。
換人唱唱看(我聽過別的歌手唱它)。
還真是難聽。
這『巴冷公主』也是。
換個人,會很是不一樣。

自然,我也不免好奇,那個巴冷公主和百步蛇王的相戀故事到底是怎麼樣?
想像中,『百步蛇王』應該是很氣勢的,百步蛇耶,印象中布農排灣魯凱,都把它當作神吧,
既然是蛇之王,該是怎樣的威震天下!
巴冷公主,百合花.....應該是柔弱的、淒美的,好像會傾倒在蛇王腳邊哭泣那感。
但聽了張和王的對唱,卻是『百步蛇王子傾倒於巴冷公主的石榴裙下』,
彷彿湖畔清霧中,公主佇立威儀天下縱使為情所傷但畢竟社稷重於私情,
倒是王子不能自已......
:mrgreen: 好像倒過來喔,這歌聲給我的情境;
不是應該霸王別姬嗎,怎麼變成霸姬別王?
不知道原始傳說究竟是如何。

這是自己聽了幾回以後的一些想法。
一個沒事的午後,聽著音樂看著歌詞本....這樣的享受,您多久沒有了?
我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如此欣賞,一個作品。

喵~~~~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Re: 說說王宏恩這張『戰舞』(小補充)

文章3uphoria » 2006-08-31, 00:32

我也(先)來說說 巴冷公主 (我是妹迷嘛):

阿妹這個的權勢又是另一種不同的感覺。 我從那聲音中聽到純潔﹐ 甜蜜﹐不捨但灑脫﹐ 勇敢但脆弱。(好像很複雜) 這感覺也延續到較高的BRIDGE和一些尾音。聽到歌之前﹐在網上看了一下這個RUKAI的這個傳說﹐ 也聽了BIUNG在訪問中對故事的敘說。 (當中有提到: "鬼湖之戀"是唱出公主因要離開﹐對母親的不捨。)

回到歌本身﹐初幾次聽﹐ 歌詞的意境讓我覺得男女主角最後是分開的﹐ 就是那種愛又不能愛得感覺。 但故事的最後﹐ 巴冷和蛇王是情人終成眷屬不是嗎? 後來﹐ 再聽"完整"的﹐角度又不同了。 歌曲應該是唱出他們戀愛過程中的曲折和兩"人"的深情﹐ 就像個 FLASHBACK﹐ 最終還是完滿的。

我是覺得BIUNG唱的稍微是有點收嗎? 還是是歌聲本來的穿透力和咬字的清楚清晰度? 阿妹的部份顯得較為突出。詞部份還真的感覺真的有把蛇王寫的比公主還深情﹐ 也或許是演唱人給我們的錯覺! 我喜歡鄔裕康的詞! 我並非PROFESSIONAL﹐ 就一種感覺。

聽這個甜蜜與悲傷交錯著的情歌感覺是非常舒服﹐ 悅耳。 阿妹的權勢讓歌變得更豐富。

提一下百合花﹐ 在戰舞也有出現。 原來﹐ 這花是: "魯凱族的另一個標誌是百合花的配戴﹐百合花象徵著女子的純潔與男子的狩獵豐碩"。 (http://www.tacp.gov.tw/intro/nine/rukai/rukai1.htm)
3uphoria
俏立竹稍搖曳
 
文章: 27
註冊時間: 2006-01-09, 13:50

文章Fish » 2006-09-01, 16:47

3uphoria ....很棒的觀點....

我半故意地不去察看鬼湖之戀的原始傳說,甚至連"歌詞"都有點省略,
我想透過"歌聲""音樂"感受。

3uphoria 說王宏恩唱的比較"收",是個很含蓄的評語,
我個人是覺得,和 Mei 對唱本就不容易,她太會唱了、情感太深了,
再加上王宏恩是不是太客氣?
這首歌裡的男聲,和別首歌裡的王宏恩相比,已經顯得少露情感,
更別說和 Mei 的聲音放在一起。
男聲更顯不出來了。
所以我才會說,好像是『霸姬別王』 :mrgreen:

兩"人"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嗎?只是巴冷要離開母親因此哀傷?

妹的聲音是好聽的,王的聲音也因此被 "貶"成了合音而不是對唱,
妹的聲音有在詮釋著什麼,不是那麼單純的只是悲哀或難過,的確是有點深愛然後必須離開親人的複雜。
其他再多一點,我就還感受不到了。

謝謝 3uphoria 的觀點和提醒。
您寫得很含蓄,但的確指出了我原文中的不足。
包括那個百合花的涵義 :mrgreen:

我會再多聽幾次。
也許。會有新的領會。
畢竟那是人家嘔心瀝血的成品。
應該....用心欣賞。

謝~~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我倒覺得..

文章巴代 » 2006-11-16, 18:06

那天在黑人節目裡被挑選的魯凱族女孩
配上王宏恩的聲音剛剛好..
詮釋這首歌..有合的感覺
但是..就詞的意境來說..
我倒覺得這歌只借用了.巴冷..的名字
魯凱人的詩人應該也會同意我的說法

巴冷公主的故事..是魯凱人口傳故事中著名的.人與動物戀
在大巴六九也傳誦在老人之間
只是..卑南人的戀愛故事太多..又缺乏改編的能手
可惜了那些淒美..

另外..百步蛇崇拜..
常見於魯凱.排灣..
留話的..就是我..
巴代
佇立世界之巔
 
文章: 272
註冊時間: 2006-09-29, 22:07
來自: 山巔

好聽~~

文章mimi » 2006-11-17, 12:06

很可惜鬼湖之戀沒在CD裡...阿妹那一段..唱的真是好...之前再他要發專輯時..偶.
然聽到..真的很棒..我把他當手機鈴聲..鈴聲一響..電話還真捨不得接勒...阿妹的情感真是無人可比..只要是有旋律..哪怕是有沒有歌詞...都能感動人心... :lol:
mimi
佇立世界之巔
 
文章: 384
註冊時間: 2006-09-11, 21:36
來自: 陌生的國度

文章小荒 » 2006-11-17, 12:43

◎「巴冷公主」,來自台灣魯凱族的美麗傳說:


巴冷是魯凱族「阿巴柳斯」家族的公主,臉兒圓圓像月亮,歌聲十分的婉轉,連飛舞的蝴蝶都會停下來聽。巴冷的雙手很靈巧,織布的時候,老祖母總是讚美她的手巧,個性活潑、聰明、善良,對感情秉持著純真與執著的態度。巴冷常常在夕陽斜照的時候,看著山上收工回家的婦女,頭上頂著竹籃,唱著歌走回家,巴冷學著他們的歌聲,讓回音充滿雲霧朦朧的山谷中。

有一天,好奇的巴冷,突然想跟隨耕作的婦女們上山,卻在蔓草叢生的林子迷路。走著、走著,聽見遠方傳來一陣神秘的笛聲。巴冷被吸引著,不自覺的來到了鬼湖湖畔,邂逅了阿達禮歐。他是神秘的百步蛇靈,是魯凱族人心目中的祖靈,所以和人類有點距離,個性冷酷、沈默寡言。在兩人慢慢產生感情的同時,也因此改變了兩個人「永遠」的命運。 從此以後,巴冷常常到山裡去會蛇郎,在那深山山谷中,他們對唱的歌聲,連鳥兒都沉醉,寄生在樹上的蘭花也微笑。愛上巴冷的阿達禮歐在月光下向巴冷承諾,一定會以最正式的方式向巴冷的父親朗拉路提親。

在提親那一天,巴冷的門外,來了一群人,其中的長老高唱求婚的歌。巴冷眼中俊秀的阿達禮歐與龐大的提親隊伍,巴冷家族的人怎麼看,都是一尾巨大的百步蛇與一群山野裡的飛禽走獸。巴冷堅持一定要嫁給蛇族,巴冷的父親朗拉路不願女兒嫁給非人的百步蛇王,又不願冒犯祖靈,於是提出以神秘的「七彩琉璃珠」為聘禮的條件要求,為了迎娶摯愛,阿達禮歐毅然答應。迎娶的日子終於到了,蛇族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巴冷的家門口,長老高唱迎親的歌,聘禮一樣也不少。巴冷的家族一一點收聘禮,包括檳榔、青銅刀、陶壺,當然還少不了神秘的七彩琉璃珠,母親含著眼淚,把巴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巴冷也因為要離開父母,而依依不捨,最後哭倒在母親的懷裡。

巴冷公主打扮得像天仙一樣美麗,他的姊妹和兒時的玩伴,都來為她送嫁。她的親姊姊為她洗足,她的親妹妹為她插上百合花,母親為她掛上家傳的琉璃珠,父親高聲唱頌,叮嚀巴冷公主:「記著,我們全族自古正直、誠懇,你不要辱沒了我們的祖訓」父親將巴冷的手交給蛇郎。黃昏時刻,夜幕逐漸籠罩大地,送嫁的隊伍舉著熊熊的火把,巴冷家族護送巴冷來到深山的鬼湖邊,巴冷公主回頭對著家人說:「親愛的爸爸、媽媽,我會守護這個地方,你們來這兒狩獵,一定會有獵物,但是,如果獵物是冰冷的,請不要帶回去。」說完以後,巴冷隨著蛇郎走入湖中,幾天以後,湖邊的岸上長滿了百合花。一直到今天,魯凱族人,尤其是女人,都喜歡在頭飾上,插上一朵百合花,紀念她們心中永遠難忘的巴冷公主。(資料來源:http://www.e-tribe.org.tw/kungdavane/DesktopDefault.aspx?tabId=113#c)
小荒
俏立竹稍搖曳
 
文章: 25
註冊時間: 2005-07-11, 00:55

文章Fish » 2006-11-17, 17:12

看到巴代大哥的回覆 :mrgreen:
我沒聽到黑人節目中後來和宏恩合唱的女聲,
不過有點贊同大哥說的『只是借用巴冷的名字』這觀點。
自然,詞並不是宏恩寫的,論" 美"的確是美,但若知道整個故事以及巴冷在原住民傳奇故事中的地位,
的確會覺得:可惜。
若再提到『鬼湖之戀』不能放在CD以後引起的妹迷的咒罵,更令人嘆息。
很美的故事,希望能被好好地欣賞、對待,喵。

喔,卑南也有很多愛情故事在傳誦?
也許有機會可以聽到長者說故事唷,這次元旦,會有活動嗎?
我已經訂好回程機票了 8)
開始期待ING.....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音樂 / 妹力論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