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王姐妹花』

音樂‧妹力‧生命‧感動...

『南王姐妹花』

文章Fish » 2008-12-27, 18:40

今天很突然地,有這個機會,到西門的河岸留言,聽新歌發表會。
--隔壁場地可是王力宏的簽唱會呢--

『南王姐妹花』,陳建年製作。
陳建年....南王部落,一個警察,紀曉君的舅舅、陸森寶的外孫,1999年金曲獎的最佳男演唱人得主。
從那年得獎以後,他就"躲"到蘭嶼因為太多人慕名到台東警察局讓他不太好執行公務。
不過,音樂的創作,並未停歇。

至於這『南王姐妹花』.....號稱南王部落的三位『中古美少女』.....
為何有機緣出片,我不甚清楚,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這事情,
純粹是幫同事的朋友拿著匯款單去現場幫忙領網購的CD然後順便憑單在現場聽歌。
所以,手邊那三張燙熱熱的CD:
『南王姐妹花』,『昊恩與家家』,還有我最流口水的非賣品『美麗織歌』--97年台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得獎作品輯--
我目前還沒能打開來看,遑論欣賞。

倒是現場的聆聽,頗有感覺。

首先,上半場不知道是因為太緊張、不熟悉,還是???
姐妹花表現得並不自在。
坦白講,我並不覺得,她仨的歌聲有特色。
他們現場唱的,聽說很多都不是專輯中的歌,有台語歌、民歌,
多半是陳建年編曲、製作,給了個新意,
整個演出中我非常中意編曲、間奏,還有LIVE BAND 各樂手純熟又很享受般地輪流使用各式樂器。
但對歌聲....對不起,我並無共鳴。

中場休息。
下半場要開始時,陳建年拿著吉他,自彈自唱了一首,然後迎出姐妹花。
這下半場說要唱專輯的第一首歌,裡頭有兩個小孩的聲音,
『但是小孩沒來。不過,我弟弟來了』台上惠琴?這麼說。
兩個大男生上來以後,介紹自己以外,還介紹了場上所有樂手。
原來.....根本都是一家人!
吉他手一是歌手一的老公,吉他手二是歌手二的牽手,歌手三可能會是鍵盤手未來的老婆,
另一邊的吉他,則是表哥、表弟。
哇哩咧!
不過這麼一鬧,場面熱絡了,氣氛也好了些,
我在想....這應該是這個『姐妹花』的特色,『一大家子歡樂的歌唱』,我如是想。

唱著唱著,『小米酒』,該結束了,觀眾才如夢初醒大喊安可。
台上大家不囉唆,由陳建年帶唱,一首阿美族都蘭部落的傳唱歌謠,
還邀來在台下欣賞的今年金馬獎最佳新人獎--SUMIN--上台一起唱。
--我記得過去在野火,聽過這SUMIN輕鬆的歌唱。怎麼現在好像,緊張靦腆許多?--

這時,才發現:陳建年大聲唱起歌來,還真有 POWER!
他的創作多半是那種淡淡的輕輕的很有味道的,他本人看來又瘦瘦的,
沒想到這一吼,還真是力拔山兮氣蓋世。
唱完這阿美族蠻典型的傳唱歌謠,台上人ㄦ鞠躬、盡撤,
底下觀眾又使勁喊安可。
會再出來嗎?

還再出來耶。
依然是阿美的歌謠,太巴塱部落的。
好有力!
領唱人唱一句、其他人跟著接唱,旋律未完、領唱人又接續下一句,
這麼一層一層一層,宛若海浪,捲來。
好震撼!


這是我所認知的『原住民音樂』的樣子。
我不知道是我的刻板印象,還是....這樣的直達天聽的方式才正是原住民朋友在天地間高歌的原本模樣.....
率直,率真,直接;訴諸於本心的快樂與哀愁。
這麼叫人感動。


有時候我會想,『原住民歌手』的意義。
隨著增長,我漸漸學會分辨,『以原住民做包裝的音樂』和『原住民音樂』,
以及,『源自原住民文化的音樂』,或是『有原住民血統的音樂人所做的他想做的音樂』。
我不是在繞口令。
我是認真的這麼想。


然後,我也在想,南王部落和知本部落,兩個傳說中先後曾支配台東平原的卑南勢力。
南王的陳建年,紀曉君,家家和昊恩,甚至AM樂團以及野火樂集。
知本的盧皆興。在阿妹的STAR TOUR 上,那悸動人心的吟唱。
.......................................................
身為『大巴六九之友』(我自己封的)。
我真的很認真的在想這個問題。


古謠。
現代的創作被廣為傳唱以後,便是日後的古謠,不是嗎。
....怎麼忽然會覺得,張惠妹的肩頭,好重.........


2008.12.27,西門河岸留言,『南王姐妹花』聽後感。
完。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音樂 / 妹力論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