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音樂)鄒之春神--高一生

音樂‧妹力‧生命‧感動...

(原民音樂)鄒之春神--高一生

文章Fish » 2006-05-25, 20:01

是連串輾轉又偶然的過程,我知道了這個"發表會"。
又是近十年歌迷路的淬煉,讓我順利地索票進場就座。
只能容納 150 人的紅樓劇場,大概擠進了兩三百人,
還有幾個我不怎麼欣賞的『官』坐在第一排。
至此,我才知道,我前來欣賞的這場『發表會』,來頭不小。

擔綱開場的是,高慧君,一襲高雅的低胸黑色禮服,
演唱著我最喜歡的『長春花』,和『狩獵歌』。
『長春花是我爺爺寫給我奶奶的作品』她如是說。
--原來,高慧君是高一生的長孫女!

緊接著,有人(Sorry 我不清楚他是誰)代表致詞,並簡介了高一生的生平。
日據時代高砂族的精英。最早接受現代教育的原住民。
返鄉任教小學。光復後擔任阿里山鄉長。
二二八。白色恐怖。死.....

咀嚼他的生平,聽他做的歌,想起那個時代、那些歷史,深覺得自己好幸運!
論才氣內涵可能不過人家之一二,那個脾氣和個性,倒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一定活不過他』,若遇到相同情事。
我很清楚。

而整場"音樂會""發表會",或者說是"紀念會"?
許多我不認識但已經在原民音樂耕耘許久的人士,紛紛上場演繹,
或用自己譜的詞曲(如,白紫‧迪亞其安娜),
或用高先生的詞曲(如,莊立德),
或吟唱鄒族的傳統曲調(如,胡德夫和高英洋)。
其中令人注目的,自然是高氏家族,論輩分他們是高一生的子女、高慧君的父執輩,
好像總共有十一個兄弟姊妹?!
男聲低渾厚實,女聲高亢,
另還有山美國小的小朋友和茶山村的歌詠隊,前來演出。
--原來,高一生在鄉長任內,促成了茶山、山美等部落的遷村!
村民感念他。
後來還有日本朋友上台朗誦高先生創作的日文詩詞。
我在想,那個時期,其實文化非常多元,
這些原住民的精英到平地來唸書,可以用母語、日語創作,可以用其他原住民族群語言彼此交流,
也可以用國語或閩南語來討論或溝通甚至創作。
那時候的創作人很『寬』。
我不知道那時候的閱聽大眾...寬嗎?
我只自覺,自己,其實蠻『窄』。


近尾聲了。全體演出者出列,演唱一首熱鬧的歌曲最為安可。
後來後來後來,大家都開始散場了,高先生的兩名子女--好像是四哥和十一妹--合唱一首我也聽不懂的歌,
合音、好美!

整體來講,我的感受是『文化』,我讀到很強烈的對這個『人』的尊崇與追思,
雖然用的是他的『音樂』,
不過我領受到的強度,『文化』遠比『音樂』來得強。
也許是台北,也許是舞台,更也許是麥克風?
我感受到這一群表演者的ㄍ一ㄥ、拘謹、不放鬆,

好似演出中間播放的田野訪問、那位高先生的長女,
為了籌學費而到平地club駐唱成為台灣第一個原住民紅歌星的菊花阿?所說的:
『....一直不喜歡唱歌...那只是為了賺更多錢的方法....』
似乎,對台上的人兒而言,『唱歌』並不是件快樂、輕鬆、經常的事。
『更也許是因為身上背著高家後代這樣的擔子吧』同行的朋友說。
也許吧。
這些歌者舞者,讓我覺得嚴肅,而非輕鬆自在。

--這些文化、歷史,故事與傳承讓我動容。
但說到唱歌跳舞。還是她在行。
喵。

到現在,讓我震撼的部分,依然是在人的部分。
一個弱勢族群在不同強權統治下的族群精英領導者的故事。
這帶給我,許多省思,和靜想。

心底傳來,小美唱的長春花和,王宏恩的月光。
容我沉澱一下。

敬意~~~~~


ps.公視有全程錄影,應該會在電視播出。不妨注意一下。
喵。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音樂 / 妹力論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